当前位置:首页 > 2 > 正文

《学问高低与学历真假》——贺铿浅议“陈春花现象”

  • 2
  • 2022-08-05 12:29:03
  • 47
摘要: 《学问高低与学历真假》——浅议“陈春花现象” 原创 贺铿 经济与时评 最近,北大教授陈春花学历造假在网上议论纷纷。我...

  《学问高低与学历真假》——浅议“陈春花现象”

  原创 贺铿 经济与时评

  最近,北大教授陈春花学历造假在网上议论纷纷。我浏览了部分网文,有几点感受:

  1、“陈春花现象”

  依我观察,“陈春花现象”并不个别,是相当普遍的社会现象。

  陈春花“学历造假”也并不很严重,更有甚者俯首可拾。实在说,陈春花学历不算差。1986年获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工学学士学位,2000年获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,应该说,在当年是“凤毛麟角”。

  想当年,为了适应“干部知识化”要求,有多少领导干部在名校获得了硕士、博士学位?而且因为工作忙,相当多的“硕士”、“博士”没有亲自上过课,没有与导师见过面,论文也是秘书或者别的人操刀写的。与这些人比较,我认为陈春花的学历还是很有“含金量”的。

  2、崇洋媚外,自轻自贱

  产生“陈春花现象”的土壤是崇洋媚外,自轻自贱。

  崇洋媚外、自轻自贱者,其实质是自己没有底气。没有底气是因为他(她)们没有真知。即使留学囯外,也不过就是《围城》中的方鸿渐。

  底气来自真知。没有底气的人百分百是面对现实的问题一无所知或者一知半解。因为自己不是真的懂,就不懂装懂,或者拿洋人、名人的话来吓唬别人。这就是毛主席说的那些“言必称西腊”,自己充当“留声机”的那种人。亦即“崇洋媚外、自轻自贱”的人。

  3、造假的社会根原

  学历造假是社会逼出来的。有个人原因,更有社会原因。老师、学校和政府都有责任。因为没有硕士、博士学位,机关干部晋不了级,学校教师评不了职称。如果在今天,我想陈寅恪、华罗庚肯定当不成北大清华教授。怎么办?造假。于是一时间假文凭购销两旺。学校,特别是名校,名目繁多、规模庞大的收费硕士班、博士班如雨后春笋。据说一个导师可能要带几十、上百个博士。那时我在中央财经大学带了一个博士,她的论文初稿送给我看,我整整看了一星期。注明了哪些地方要改、怎么改、可以参考什么书或论文。我退还给她时,她问了一个让我惊诧的问题:老师,您就是这么带博士呀?!我以为我犯了什么错,问道,有什么问题吗?她说,他们带那么多博士不累死呀!于是,我恍然大悟。所以说,中国也生产“水博”,不仅仅是“爱尔兰欧洲大学”。

  4、怎么办?

  唯一办法是改革。改变我们的制度,改造我们的学习方式。要有科学精神,求真务实。改变“粗枝大叶,夸夸其谈,满足于一知半解,这种极坏的作风”。

  学问起源于怀疑。要善于学习,敢于怀疑。不能迷信外国,也不能迷信权威。尤其是社会科学,学习时要有批判精神。什么都不能怀疑,不能议论,这是反科学的思维方式。我们的老师、我们的学生尤其要从这种反科学思维方式中解放出来。

  6、学问高低与学历

  学问与学历并不完全对应。前面说到过《围城》中的人物方鸿渐和现实中的人物陈寅恪和华罗庚。

  方鸿渐是海归,博士文凭是买来的。但是人品和学识还算不错。陈寅恪留学多国多校,但是没有文凭,没有大部头著作,连假学历、假文凭假著作也没有,有的是倔脾气。但是学富五车,成了清华大学“三不讲”的著名教授。华罗庚虽然去海外学习过,但是正规学历不高。成为了中科院院士,世界著名数学家。可见,高学问并不是由高学历决定的,也不是由大部头著作决定的。

  为什么如今如此重学历、重著作,以至造假呢?这个问题值得每一个人深思,因为它已经成为了社会问题。

  结束语:

  我认为陈春花问题是一种社会现象,不宜针对具体人和具体单位进行炒作。目前看来,北京大学的处理方式是谨慎的。陈春花本人也比较低调、务实。社会现象应该多从社会角度剖析,引导社会发展,促进社会进步。

  2022.8.5

发表评论